这是一趟,看完后的胡思乱想

      看完这部电影,整个人久久不能平静。最后结局带来给人的那种感觉,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shock,如同被雷击一样的shock。
       整部电影如同一首后摇,当结尾“嗡”的一下来临的时候,真的是多种情绪一瞬间涌上心头,震荡不已。吃惊、羞辱、尴尬、愤怒、自怨自艾等多种情绪在极短的一瞬间爆发,再到后来的癫狂状态。整个过程撕裂了整部电影前95%的时间描述的脉脉温情,一瞬间将你扒光到一丝不挂呈现在众人面前,这种极大的反差使人只能瞪着眼睛在原地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我也看过许多优秀的电影,包括许多以反差大的结局而著名的电影,然而瑞士军刀和它们都不一样。这部电影结尾处的升华,靠的不是耍弄逻辑游戏和解构来完成的,其实这种反差才是这部电影一直的主题:本我与自我的矛盾。这部电影看上去将这个矛盾最后通过结尾以极短的时间集中的暴露在了观众眼前,但实际上更为关键的是前面几乎全部的酝酿,而只有这样,这种爆发才能显得格外赤裸裸。
       影片前面一直在讲汉克如何求生的过程,表面上是一段贝爷生存记,但实际上讲的是汉克自身的矛盾,跟荒野求生没有一点关系。当汉克绝望至极,准备自杀时,这时候曼尼出现了。其实曼尼不是别人,正是汉克呼唤出的本我。我们知道汉克在生活中是一个极度不自信,敏感又内向的人,因此实际上他的本我已经被压抑的几乎不剩什么了。而当生存这一最本质的人类需求出现时,他那残缺不全的本我被呼唤了出来,并且通过与自我的斗争一点点被强化,从一开始的死尸一具到后来变为瑞士军刀男,这整个荒野求生的过程就是汉克的本我(曼尼)一步步成熟并且占据自我的过程,以至于到最后是他的本我在背着自我求生,可见到了最后汉克已经成为了一个由本我主导的人,因此他才会有如此多的本我性表现,随便放屁,随便勃起,总之一句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其实如果这个故事仅仅是如此的话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了。现代社会呼唤本我回归,人们越来越需要将自己的内心想法喊出来,即所谓的“我行我素”,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人们的包容性更强:LGBT,SM,亚文化等等原来看上去离经叛道的现象变得越来越被接受。因此如果电影这么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就是一个成长的故事:一个弱鸡内向宅男通过一场生死浩劫最后变身自信阳光男。想必大家看的也会很爽。因为电影通过一种巧妙的方法将一个人的本我和自我分别具体化,然后来讲故事,本身已经算是蛮有趣的点子了。
       但这部电影远不止于此,就像题目所说,它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画龙点睛之笔就是电影最后的结尾:汉克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回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在影片最后的十五分钟内,将之间我们建立的一切认知全部摧毁了。看似合理的本我归位被人们认为是变态、疯子和精神病,即使是在当今这么包容的一个社会中也是如此。从汉克吓哭小女孩到他的秘密基地被众人发现,一切他的小秘密、小想法都被扒光暴露在人们面前,这时,一个敏感、脆弱的只是想表达自己欲望的人就被所有人视为异己。可是他只是想表达自己啊,只是想将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与其他人分享,而这最本我的需求,却被所有人视为是变态、疯子的体现。即使最后他的本我已经在重重压力之下“死”了,然而他的一切想法都通过各种遗迹使得他只能由自我来承担现实社会中的一切指责。这个时候,汉克连重新变成原来那个内向敏感的宅男都不可能了。本我的表达最后带来的却是自我的毁灭,这无疑不是一种讽刺。再加上影片最后对于恋尸癖的隐喻(虽说实际上这是对本我的追忆),这使得我们自己都不禁开始思考,我们是否应该追求本我?像恋尸癖这一类现在被视为不可接受的行为是不是实际上也和我们喜欢同性等行为一样是一种本我的表达?亦或是本我本身就是一种欲望的体现,因此在面临生存危机之时本我本身就更有优势,而当我们要与其他本我,即其他人打交道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面临诸多的伦理道德限制,这时候才能使得自我的出现有意义。但要这么说的话,如何解释当代社会的本我回归?每个人的本我回归能否建立在不伤及其他人实现本我的基础上?而当我们在这样想的时候,这个影片本身早已不是仅仅讨论本我和自我的矛盾这么简单了。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影片的配乐以及节奏的掌握,全片配乐十分灵性,为影片增色不少。而且影片节奏掌握的非常好,张弛有度,二人独白间都穿插着一些快节奏的闪回式场景,这样即使是比较容易被拍的无聊的两人对手戏也变得很有趣。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汉克的妈妈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所以他一想起她就很难过,所以即使自慰让他快乐,他也不会去做。”
That's hurt.

看完电影,很容易会让人想起另一部电影《鸟人》,《瑞士军刀男》更像是艺术家的画作,并不在于画里有什么,而是这幅画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感受。不管是《荒野生存》中对于“物质”的怀疑和精神自由的向往;还是《她》和《机械姬》中对于在智能机械下,传统人的情爱变质;亦或者是《旅行终点》里借用当代作家的内心空虚来延宕作为人的“个体孤独”,都是在大方向里给人“伤怀”般的触感。而《瑞士军刀男》的独特之处在于,这次它开始从个人自身和心理学层面对“孤独”和“失败”抽丝剥茧,自行治愈。本片看似是一部类型的美式搞笑片,但是内核的深度却触及到了现代社会中的“存在”意识,这也是当代电影区别古典电影的标志。不少复古的人都很质疑当代电影的价值,毕竟在好莱坞古典叙事和欧洲艺术电影面前,貌似当下的电影制作变得乏善可陈,除了资本堆积复制了一大批“超漫”大片之外,很少有电影能在技巧和立意上高于那些经典佳作,但是我们却忽略了当代电影对于当下“人”的关注,尤其是存在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盛行的当下,很多佳作都是“小而美”的突破,并不是“大而全”的妄念。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从这电影中得到不同的感受。本片带给我最大的惊喜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哈里波特系列电影的主演,他在这部影片中的突破性表演,已经把以往戴着的光环甩得远远的。他在片中露屁股、放屁、演死尸时的僵硬动作等各种大尺度表演,真的会让人知道丹尼尔不在是演harry的小男孩儿了(认真的说,丹尼尔真的不太帅诶)。这部影片的外壳是一部喜剧,但内核却是一个关于孤独的故事。
受困于荒岛的男人汉克,偶遇了一具名为曼尼的尸体,看来一无是处的死尸,出人意料的用处多多,他通过放屁获得动能,将汉克带离了荒岛,通过喷水,让汉克获得了宝贵的淡水,通过口腔发射,帮助汉克捕猎、攀爬等等功能之多,堪比瑞士军刀,这些充满恶趣意味的功能,使得汉克活了下来。摆脱生存危机的汉克,很快就必须重新面对一直困扰自己的烦恼——孤独,在他生活的那个世界里,人来人往,但自己却因从未被真正理解,而不得不在喧嚣中,独自煎熬,成为世俗幸福的旁观者。如今,与死尸曼尼独处于荒野之中,汉克却意外的排解了孤独,因为他发现,曼尼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汉克之所以喜欢向曼尼倾诉,那是因为曼尼是一具死尸,死人的嘴是世界上最严密的保险箱,他永远不用担心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些小秘密,会因为倾诉而曝露于众。多么矛盾的心理,既渴望被了解,又不愿意袒露自己。当曼尼仅仅是对着男扮女装的汉克提及他的小秘密,汉克都会惊慌失措时,即可知,他害怕袒露甚于害怕孤独,这也致使他不敢向心爱的姑娘表白。其实,汉克所谓的小秘密,不过是自慰、放屁等人类生理的正常现象,它们之所以被汉克认为不可告人,是因为这些无一例外都被人类文明打上了禁忌的标签,而作为“化外之人”的曼尼觉得不可思议,事实上,他一直都在用实际行动挑战着汉克的“文明神经”,他不停的放屁,还随时勃起。随着两人的交往,汉克看似谨慎背后的拘束和曼尼看似粗俗背后的洒脱,变得越来越鲜明,我们不禁困惑,到底什么是文明?汉克所代表的文明,表现出来的只是一种对本能的否定、回避、掩藏,然而这恰恰是人性最真实的一面。所谓文明,实际是在扼杀真我,于是汉克的真我,都被挤压在潜意识里,不能释放,他的言行,则要经过自我意识的审查,而他的自我意识已经接受了人类文明的洗礼,具备否认真我的功能。就如汉克所说,“有时候人们很难表现出他们真正的感觉。”
于是,曼尼的行为反倒更贴近真实,汉克则显得虚伪起来,然而曼尼已经死了。死去的真我,活着的虚礼,这就是人类文明现状的写照。在否认真我的文明中,每个人实际上都自困于一座小小的孤岛之上,孤岛上的一亩三分田,因用来安放不被认同的真我,成为外人无法踏足的禁地。汉克说,“有些事适合一个人的时候做,或者不做。”这些事即是那些展现真我的行为,我们必须独自处理,亦或消解于无形中,无论如何都要抹煞这些行为存在的事实。为什么既渴望被了解,又不愿意袒露自己?因为真正的自我,不被文明认同,亦不被接受文明的自己认同。然而,文明的缔造者,就是人类本身,是人类自己谋杀了真我。所以,孤独作为人类文明的必然产物,根本就是人自找的。这是影片对人类孤独的彻底讽刺。要摆脱孤独,就要从认同真我做起,也许我们依旧无法登上别人的孤岛,但起码可以离开禁锢自我的那座孤岛,也许我们依旧无法被文明认同,但我们至少还拥有我们自己。因此,当汉克在众人面前,第一次坦然放屁之后,便不再感到孤独,尽管众人投来的是厌嫌、质疑的眼光,因为汉克还有曼尼的友谊,即对真我的拥抱,而曼尼也完成了从生存工具到倾听者,从潜意识执行者到心理引路人的使命,驾屁而去,奔向无垠的大海,即真我的彻底释放。汉克的这次回家之旅,实质是一次找回真我,回归真我的心理历程。
其实随着电影在豆瓣的评分越来越高,大家的讨论始终围绕着几个问题。
1 尸体是否是想象出来的?
2 为何一开始汉克就以为自己在孤岛?
3结局部分:哪些是真实发生的哪些是幻想出来的?
在我看来,每个人理解不同,也没有标准答案,在我这里,比较认同的一种说法是
1
曼尼是存在的,男主在自杀时遇见了曼尼这具尸体,但是此后的几天,曼尼的一切行为都是汉克所想象出来的。男主本身也有精神病,因为正常人是不会和尸体玩的开心的,跟不会想象自己在孤岛,自杀的情节。
2
汉克在逃避自己,他把曼尼想象成另一个他,那个他拥有汉克一切的缺点,是汉克不想成为的那种人。汉克不敢面对自己是个废物的现实,所以他不敢以一个废物的身份自杀,他反而以一个被困孤岛的人去自杀,这样的自杀方式或许对汉克来说会更容易接受。
3
曼尼背着汉克到暗恋的美女的家,小女孩和曼尼之间的互动,那一部分属于汉克想象出来的,并未实际发生。汉克最后被警察带走时,曼尼开始动了起来,然后汉克他爹对汉克笑了,表现出对汉克的认可。这一部分,汉克带着曼尼逃离警察,是真的,逃离到海边,也是真的,但是曼尼动起来,是属于汉克的想象,汉克他爹对汉克笑,也是汉克的想象。
汉克,是个生活中的失败者,家庭并不幸福,人际交往不畅快,恋爱也只是停留在单相思,觉得自己丑陋,一无所事,自卑到最后关键时刻都不敢面对自己的女神,于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臆造一个荒岛的生存,自杀却偶遇尸体Manny,在相处中,汉克自我拯救,探讨人生,幸福,家庭,情感,甚至是性,也许你在通常的世界中,找不到共鸣,你绝望,你孤单,努力找一个,让自己跳出那些辖制和框框,做一个自由、勇敢的人,能怎样,死亡也不过如此。影片风格的重口味,开始让我下好这个电影一直不太敢打开看,可是看完之后想想,三俗风格本身就是表现这个主题的一部分,就像汉克自杀时,憧憬着很多关于死亡的美,但随即被曼尼的屁打断,这是由于内脏腐烂,溶于血液和气管内的部分气体逸出以及氧化反应造成的,是尸体的正常反应......生活就是这样,不管你如何美化它,终会被现实的恶俗打败,且无可奈何,因为那就是生活原本的面貌,影片无意于制造美梦,而只想回归生活的“真我”。
人活着总希望能得到他人的理解和关怀,会本能的对陪伴和爱有所需求,说白了就是怕孤独,片中汉克和尸体结伴同行,汉克男扮女装伪装成喜欢的女孩,将自己的经历和意识植入尸体脑海中,其实转换一下,对号入座,也就是汉克成了尸体,而汉克成了喜欢女孩,以一种巧妙的角色切换来收获现实不可得的恋爱的感觉,因此汉克对尸体也产生了“真正的情感”,实际他是在一种虚构美好的过程中来满足自我的需求,然而另一方面汉克远离现实却又渴望回归生活,最后当所有人都对他报以永远难以理解的异样眼光和偏见态度时,有些悲凉,但最终汉克敢于表达和做自己,结尾的“证明”,扭转了众人的主观想法,却又夹杂着一丝欣慰。当我们遭遇挫折或陷入自卑和孤寂,难以融入被郁闷和绝望包裹的社会时,总喜欢利用自由自在飞速运转的大脑,不受局限的以绝对主观的意识天马行空的想象,来产生一丝快感和幸福,或是自我暗示般的心理安慰,寻获一个渠道孕育出生机和希望(信仰、想象或癫狂),这也是让不少人产生共鸣的核心,这片其实就是将脱离正轨渐渐封闭、悲观和意乱的精神世界,以一种具体有趣的形象生动的表现出来,痛并快乐着,前半段经过一番贝尔式的生存考验,到了最后让人明白汉克依旧需要直面现实,他并非是跑到孤岛因为生存问题而想要自我了结,而是在并未远离人烟的偏僻树林里寻找遗失的自我和被现实剥削的满足感。片中的汉克作为主导者,有着弗洛伊德精神解析中“超我”的身份,而“瑞士军刀男”——曼宁则是“本我”的代名词。整部电影的发展脉络就是“超我”对“本我”的引导和“本我”对“超我”的启迪。片中雷德克里夫饰演的曼宁一直表现着原始的欲望,不管是在和汉克谈论手淫的实际情况,还是当看到杂志性感女郎照片时生殖器的勃起,亦或者和汉克假扮的“莎拉”交流时,也直接希望通过性交满足自己的欲望。而保罗•达诺饰演的汉克则一直充当曼宁的“伦理学老师”,左右着曼宁的行为和言谈,这种主导和被动的行为关系无疑是一种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的体现。
在这场心灵救赎之旅中,汉克分别解决了三个问题,一个是对于母亲的愧疚,一个是对于父亲的冷漠,最后一个则是对于女神“莎拉”的释然,而这样的三点都是在曼宁的帮助下完成的。汉克作为“超我”,也就是现代社会中理性的人类,并不能对自己最在乎的三个人释放自我,由于社会的规则,如同汉克一样,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规矩”枷锁的牢笼里,享受当代安稳的“牢狱之灾”,尽管不愿,但是也能“安分守己”,不愿做“出格”的事情,片中为了表现这个思维陷阱,用“公开放屁”作为整个陷阱的诱饵,曼宁企图冲破这一点,所以在片尾和汉克讨论“公开放屁”时,他已经延伸到“隐藏”和“冲破隐藏”的层面。一个电影的考量往往是多个方面的,内容的深邃需要观影者更多的“心眼”和洞悉,形式上的“美”往往是人们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这点无需争辩,就像你可以说看不懂《清明上河图》,但是你要是说《清明上河图》画面丑陋,那只能证明你的审美有点问题了。
本片无论是配乐还是画面都可以堪称是精良的,画面上的清新亮丽在于电影运用了大量的升格镜头,让电影的某些喜剧场面因为浪漫式的慢动作而增色许多,更是让电影的画面充满了魔幻色彩;而在配乐上,本片邀请了曼彻斯特管弦乐队的两位创作者进行了完全的声乐表演,无伴奏的人声合唱让这部电影通过复调式的配乐契合了片中两位男主——汉克和曼宁的人格合一。当汉克再次回到让他倍感孤单和煎熬的社会中,他面临的是诸多的质疑和嘲讽,不仅有他父亲的,更有女神莎拉的,但是他最终选择了释然,选择了公开放屁,也正是因为汉克的选择,曼宁才再次复活,在世人眼中驾驶者他那“屁力小舟”。片中解决了汉克的矛盾吗?也许没有,但是最后的那个场景又或许让众多的现实“孤独症患者”寻觅到一丝福音。
其实电影对“自我”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其中“孤独”是一个恒久的主题,我们生来其实都是孤独的,可能由于性格家庭环境的不同展现方式并不相同,可是每个人由于世界观价值观的不同对待世界角度对待自我的态度都不相同,这个无关对错,无关是非,只是这种探索是无法停止的,我相信以后对自我的探索,对“孤独”的讨论还会有很多影片,可是这也并不妨碍这部电影被称为一个好电影哦。

一直没有时间去看这部早有耳闻的电影,瑞士军刀男,不是自己喜欢的题材,但评价颇高,便满怀期待的看了,确实,没有让人失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梦一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arry2012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的前半段,曼尼和汉克在“荒岛”上的求生生活让人啼笑皆非,以为这只是个单纯地喜剧电影,最后汉克可以借助曼尼的尸体逃离荒岛,生存下去,但后面事情的真相揭露出来的时候,却让我感到心酸和悲哀,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自闭症患者的臆想,暗恋女神却不敢表露,内心的孤独让他痛苦,而逃避现实社会,躲到女神家后面的山上。电影中的一段话:“那听起来还挺美妙的,大家的屎混在一起,因为有一天,你的一些屎就会遇到我的一些屎,那样我们就有值得期待的事了不是吗?”粗鄙之下,更显绝望。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