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公共汽车胜过豪华轿车,寻找光明

    昨天看了《空房间》,在熙(男主角)那双寂寞坚毅还带一丝俏皮的大眼睛总在那里不断地晃动。这个居无定所的大男孩总是找一所暂时无人居住的房间,然后在里面生活一段时间。或短或长。照理说,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总有些惊慌不安吧,因为主人随时会回来。可在他身上只能看到淡定。自然专注地清洗衣服,修理家具,浇花,无不透着温馨的气息,这样的居家好男人立即征服了那个不爱丈夫、不理睬丈夫而挨了打的女人。
    我不太喜欢这个女的,虽然她带给在熙快乐和爱,让在熙念念不忘。看到有人说她丈夫是魔鬼,真为他不平。他一定非常爱他的妻子,否则就不会在发生那么多事以后,因为妻子一句“我爱你”而激动万分;也不会因为妻子面带微笑陪他吃早餐就露出孩子般单纯快乐的表情。遗憾的是,惜字如金的女主角那句“我爱你”并不是对他说的,早餐时的微笑也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站在他背后的那个男孩。
    整部片子对白很少,但却让人觉得开口说话也是罪过,因为不忍心破坏那平静的忧伤,淡淡的温情。

釜山之行,我们一路前行,为的是寻找希望光明。
一部优秀的电影,不是用来赚钱的工具,而是昭示人生箴言道理。
现实就是残酷的,人性是丑恶的,自私的阴暗面,借由行尸这一媒介得以深刻的展露开。每个人都想要生存下去,每个人都恐惧死亡,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杀害他人也在所不惜。虽然未被感染的人看似是正常的,但本质还是同那些行尸一样,我们在这个扭曲的世界相互残杀撕咬,我们互相伤害,我们只能有限的看到自己的痛苦。我们是正常的人,却又活得不像个“人”。
1.再也找不到那个纯真的自己
女儿:纯真无邪,善良可爱。孩子终归是孩子,不会因世俗的龌龊不堪而改变。与爸爸淡漠他人,只为自己而活的人生态度截然不同。看到老奶奶就想着让给老人坐,体现她善良的一面,好奇孕妇肚子里面的宝宝而摸肚皮,体现她天真充满孩子气。思念妈妈,渴望母爱,就会吐露自己的心情。她就是这样一个痛了难过了大哭,高兴会露出笑容的孩子。不隐藏压抑自己的情绪。我们长大了,脸上的情绪越来越复杂,平静的脸庞看不出来有何样的心情,我们只是把所有的喜怒哀乐藏在心里。我们不会大笑大哭,不会呐喊宣泄,麻木的穿梭在人潮里,为了活着而挣扎。
2.稍许的犹豫就会丧命,所以不要犹豫,爱就要趁早。
荣国:有些东西,在心里考量后,若是真的觉得重要,就要把握住任何机会。人生在世,总难免会有意外,疾病,灾难,战争。想说的话就就趁早说,想做的事儿就趁早做。想爱的人就珍惜和她在一起的一点一滴。时间不会倒退,它不会等待任何一个人。遇见对的人别说永远,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它有多远,重要的是彼此珍惜。珍熙不止一次告诉她喜欢你,而荣国无论是面对变异的队友还是珍熙对他的感情,都是优柔寡断,他的这个弊病最终也让他丢了自己。喜欢你的珍熙,你何时去珍惜?
3.我为了心爱的人我可以很强大很勇敢。
大叔:一脸络腮胡子,圆滚滚的肚皮。很难想像这样不修边幅的男人,骨子里确是英勇无畏却又对妻子温柔细心。他不计前嫌的救下男主的女儿,在解救过程中,只身一人抵御所有行尸的攻击。最终牺牲了自己,现实生活中还是会有这样的无名英雄,我们不应该让他的死变的如此廉价,我们懦弱害怕,我们无法同他一样,但我们可以记住他。
4.你爱别人的同时应记得你也同样被这样爱过
老奶奶:面对平安穿过行尸怪物的几个人,车厢内惊恐犹疑,所有人都不愿意开门,被恐惧支配下的脑子瞬间不会思考,甚至失去辨别是非的能力。她曾倾尽一生所有,而一手抚养长大成人的孩子却把自己的爱都投注在别人身上。自己再苦,再累,也只是为了让他快快乐乐长大。最终,连死亡前最后一面都未能看到他。最终看透这世态炎凉,泯然一笑,毫无挣扎的接受死亡。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由父母悉心抚养,而后,有了自己的家庭,养育自己的儿女。但请你别忘记了,当初是谁把所有的爱都给予了你,为人父母的你更懂得,你也是由接受爱再给予爱的这一轮回中存在的。孩子也好,父母亲也罢,爱就爱的对等吧。
5.父母是世界上最无私伟大的人,谢谢你们爸比妈咪,谢谢你把我带到这样的世界
男主角:有着高于凡人的智慧才干,但因为社会生活,忙碌中忽视了对女儿的成长所需的陪伴关怀。他努力的工作,却不知在工作的间隙陪伴着妻子女儿,他想要对女儿好,希望她快乐,却又不知道女儿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淡漠他人生死,但是他人又合何尝不是一样呢!只要自己在乎的人活着就够了,管不了那么多。虽然这是偏激的爱,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伟大的爱。只要女儿活着,自己的死又算什么呢!一次又一次从死亡的边缘把女儿拉回自己身边。在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刻,他才懂得,原来自己那样辛苦,那样奔波着,不过是为了孩子有好一点儿的生活,虽然已是行尸他还记得呢?白色窗帘间,清风轻和伏过,他把她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脸上满是温柔宠溺,大手与小手这一生紧密联系,第一次拥抱着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人,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神奇,呐,看到了,你在襁褓中脆弱纯洁的模样,还有抱着你的我是那样地惊喜。原来人在面对死亡时也可以毫无挣扎痛苦,你安全地活下去就可以了,我累了,真的累了,原来的自己还是很多不足的地方,我的确不是一个好父亲,我也好想改变自己,好好陪着你呢,只是我懂得的时候是不是太晚了…
6.痛楚提醒我你真实的存在过,所以我要好好的活
孕妇:我爱你,我的老公,我生命的另一半。可是你走了,我不知该选择去爱你还是恨你。你其实还蛮残忍的,就这么把我丢下了,但是我还不能陪你到天国。因为我怀孕了,肚子里一个新的生命急待着我去照顾,我们的孩子,是我们彼此的希望,即使你不在了,我也必须努力生活,这样才能对得起你的牺牲,对得起你所做的一切一切。
在影片里,孕妇是柔弱的,毕竟她还是个女人,但同时她也是坚强的,失去了丈夫的妻子,失去了父亲的孩子,两个人,一条相同的路。痛苦会让人改变的,经历了近乎灭顶的灾难,唯独我们存活下来,眼里流不出泪水,不痛吗?痛到心脏麻木,痛到近乎窒息呢。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所以,现实已经如此,再多的呐喊也唤不回他们的一声回应。所以接受了,日子还要继续,我们还要生活。路就在眼前,我们还得一同釜山行,一同摆脱黑暗迈向希望,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光明。

熙媛走出了医院,打算准备三个人的早饭,可当她第一眼看到住院部前的男人时,却怀疑自己看花眼了。不过,她不可能认错这个男人帅气的后脑勺,二十岁的时候就认识这个人了,现在都过去八年了,而最近的这四个月里,更是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镇宇,你怎么到这来了?不上班了?怎么吊儿郎当的啊?”熙媛看到四天没见面的丈夫,首先问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平常的这个时候,镇宇应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工作才对,可是现在丈夫却离开了汉城,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来到了日本的医院,确切地说,是来到了容熙住院的医院。他可能乘坐了清晨的飞机,看起来略显疲惫。“容熙呢?她不要紧吧?”熙媛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丈夫会这么问,他是因为容熙,因为听到了容熙受伤的消息,才不远千里到这儿来的。他急急忙忙地搭乘了清晨的飞机,所以现在一脸可怜相。“容熙没事了。她粉碎性骨折,骨头碎得像拼图似的,不过,现在已经从急诊室转到了病房。”“病房号多少?她苏醒了吗?”镇宇一听到妻子的回答,就朝病房方向走去。可熙媛随后的话制止了他的这种行为。“容熙醒过来了,可是你现在不能进病房,容熙现在和善宇在一起!”看着镇宇顿时僵住了的后背,熙媛在心里面吐了一下舌头。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傻呢?你怎么会这么执著迷恋自己松口放开的鱼呢?这么无耻,这么愚蠢!这时,镇宇耳边响起了熙媛冷漠、强硬的声音。“明镇宇先生!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你现在还有资格进容熙的病房吗?那里是容熙和善宇的二人世界!不是你可以踏足的地方,你这个笨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镇宇从自己的香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面向熙媛。熙媛平时爱香烟仅次于爱镇宇,可今天却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她一把夺下了镇宇口中的香烟,扔到烟灰缸里捻碎。然后,回答丈夫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从刚上大学,还是个二十岁的小孩子时,我就知道容熙喜欢你,容熙的脸上藏不住事!如果让我现在说实话,其实我从第一次见到你,你就让我大倒胃口!”镇宇听到如此意外的回答,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新婚四个月的妻子这样形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竟然说是“大倒胃口”!“我还以为你从那个时候就对我有所企图呢!你那时没少妨碍我和容熙吧?”听到丈夫的反驳,妻子冷笑着说:“很抱歉,我伤害了你伟大的自尊心,但是亲爱的老公,那时我有所图的人不是你,是容熙!”镇宇听到妻子的坦诚相告,不啻在耳边引爆了一颗原子弹,他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合不拢。熙媛看到他这个模样,感到很好玩,可不是谁都能做到让这张超级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大惊失色的。“你不要误会,你老婆我可不是女同性恋,只不过我爱容熙胜过爱你,所以你是我的敌人。从十六岁,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就十分喜欢她,喜欢善良得像个小傻瓜的容熙。当要把她带走的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光顾想着怎样才能把你从容熙身边赶走了!但是,八年过去了,现在,你是我的丈夫,这个世界真是有意思啊!”镇宇很清楚熙媛非常有个性,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到了如此程度。他的肚子都快气炸了,傻傻地问熙媛:“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是啊,为什么呢?熙媛自己也很难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因为容熙的关系认识这个极度优柔寡断,华而不实,徒有其表,让人反胃的公子哥后,她真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非常讨厌这个人。可是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熙媛为了留住容熙,总是紧紧盯着镇宇。就这样不知不觉,熙媛的视线停留在镇宇身上的时间逐渐多过了停留在容熙身上的时间。爱情,真是个奇妙的魔法。“至少,如果跟你结婚的话,我就不会失去你和容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镇宇,现在的我,很喜欢你,不,是很爱很爱你,我爱你。甚至,我明知你喜欢别的女人,我也要和你结婚,这算不算是辛酸的爱情啊?”但是,镇宇听到妻子充满激情的爱情告白,与其说是感动,更多的却是惶恐不安。“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男人想用香烟稳定一下不安的情绪,又把手伸向了烟盒,但他的妻子快了一步,先把烟盒抢到手了,然后把里面的香烟全都撕成了两截。镇宇再次皱起了眉头,以示对妻子傲慢行为的不满,如果没有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镇宇一定会大发雷霆。“我,怀·孕·了!”听到妻子引爆的第二枚炸弹巨响,镇宇差点打翻了面前摆放的咖啡杯。现在,坐在自己眼前的妻子正在宣布如此重要的事情,可是那种悠悠的态度,和告诉自己“我烫头发了”没什么两样。男人再也没有力气吃惊了,只能呆呆地侧耳倾听妻子的话语。“所以,非常遗憾,我要从今天开始戒烟!你也要现在开始和容熙一刀两断!你知道吗?她已经早离开了你这辆公共汽车,现在坐上了新的豪华轿车!”熙媛尖刻的比喻深深刺痛了天下无敌的明镇宇可怜的自尊心。他努力控制着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打颤。“你说我是公共汽车,而善宇是豪华轿车?”无论丈夫的自尊心受创与否,熙媛的回答总是那么不留情面。“至少,那孩子没有因为害怕自己的母亲,就把心爱的女人扔在一边不管,他和你不一样,他敢在你那魔鬼老太婆似的母亲面前理直气壮地说话!他敢说死也不和容熙分开!这样还不算是豪华轿车吗?”熙媛的厉声责问变成了一把尖刀,都快把镇宇的心挖出来了。就像熙媛所说,镇宇正是因为畏惧母亲,才放弃了容熙,这一点他和善宇完全不同。“那你为什么要和‘公共汽车’结婚呢?”镇宇面目狰狞地问熙媛,熙媛则挂满了微笑,干脆利索地回答他:“因为我喜欢公共汽车!”这天晚上,“豪华轿车”正和容熙说着什么,害得需要静养的病人又受到了刺激。“容熙,今晚我想在你旁边和你一起睡!”容熙当然要断然拒绝这么无耻的要求了。“少说这么不着边际的废话!一个浑身缠满了绷带的病人,你还想对她怎么样啊?”“你先不要急!我怎么了,让你这么紧张?我就是再不像话,也不至于想碰一个断了腿的女人啊!只是这张看护的床太小了而已!”容熙听到这里,顿时傻了眼,知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极为尴尬。于是,容熙一边在心里请求原谅,一边悄悄地挪着屁股,掀起被子,把自己身旁的地方让给善宇。和几天前在宾馆时一样,善宇要求睡在容熙后边,把自己的脸贴在她柔弱的肩上。最开始的五秒钟,容熙担心被夜间巡房的护士发现,有些紧张,后来她听到自己肩上传来了善宇平和的呼吸声,也就放松了心情,平静下来了。医院里的熄灯时间非常早,晚上9点就要关灯。对一般人来说,晚上9点才刚刚到晚上,何况容熙和善宇两个人,一个是漫画家,一个是游戏程序设计者兼暴走族青年,都是夜猫子,这个时间怎么能睡得着呢。容熙和善宇假装睡着了,其实两个人都清醒得很。容熙为了培养睡意,为了稳定一想到躺在身旁的善宇就想哭的心情,她开始在心里数绵羊,这是她失眠时的一贯做法。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当容熙的脑海中被五百多只绵羊挤得水泄不通的时候,黑暗中,身旁突然传来了善宇缓慢的声音:“我原本想找到你后,有件事一定要告诉你……”“什么事情?”善宇听到容熙的反问,一反常态,犹豫了有一分钟之久。过了一会儿,从他的口中说出了一个不忍呼唤,不敢提起的名字,声音非常小。这个名字就是几天前,善宇告诉容熙不要再提的名字。“我们……银彩的事情。”善宇的声音小得好像是被黑暗融化掉了,可在容熙听来,却字字深入心灵。“我·们·银·彩?”这个小女孩一出生就不怎么哭闹。她是个怀胎不足九个月的早产儿,出生时只有两千克重,而且出生时由于氧气不足,脑部严重受损。医生甚至说她可能连呼吸也很痛苦。孩子的母亲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发生在自己女儿的身上。她虽然是三十六岁的高龄产妇,可是这并不是头胎,而且已经生育了两个健康的儿子。“阿帕格分数(新生儿出生一分钟后的窒息程度,依据心率,呼吸,肌张力,对刺激的反应,皮肤颜色等测定分数,如果分数在六以下,则生存希望渺茫)非常低。您是高龄产妇,而且婴儿出生时氧气不足,脑部受到了致命的影响。您最好作好思想准备。”思想准备?什么思想准备?老女人透过金边眼镜,目光锐利地瞪着医生,厉声说道:“大夫,我不是医生!所以请您说得通俗一些!我的女儿到底怎么了?”于是,医生遵从她的要求,下达了容易理解的“死刑宣告书”。“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孩子几乎没有生存的希望,也许只能活一个星期吧。我敢说即使活下来,也不会是个正常的孩子……”十九年后,善宇对听自己讲故事的容熙吐露了心底的秘密。“那个大夫根本就是个江湖郎中!一个星期?开什么国际玩笑!”诚然,就像善宇所说,婴儿度过了死亡线,活过了十天,又活过了一个月,一年,十年。但是,除了说这个孩子不可能存活外,医生的其他诊断几乎都是正确的。这个名叫“银彩”的女孩并没有死。可是,她既不能开口说话,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老女人气得要死。十六年后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老女人大声地训斥打死也不听自己话的二儿子,他总是惹是生非。“善宇!你又领着银彩到院子里了?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让你这么做!”“银彩好像太闷了,所以我就领她出来了,就一小会儿!春天天气好啊,这么做有什么错吗?”“被做事的下人们看到怎么办?”老女人把自己的颜面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她绝不想让卑贱的佣人们看到“残缺的”女儿。善宇眉头紧锁,轻蔑地对自己的母亲说:“您认为我们的银彩很丢人吗?甚至,要把她单独丢在一间小黑屋里藏起来,免得被人发现吗?”老女人听到儿子极为不敬的质问,脸都气白了,哆哆嗦嗦地说:“什么?”“妈妈您难道没有看到吗?银彩关在房子里,连阳光也见不到,脸色苍白得像白纸!我们银彩是什么病菌吗?怎么妈妈您从来都不想抚摩一下她,或者好好看看她的脸庞呢!”“善宇,不要再说了!”还是老样子,镇宇出现在母亲和弟弟之间平息战火。善宇烦透了这种冷酷无情,离开了母亲和哥哥,走了出去。老女人冲着没有规矩的小儿子后背大声喊:“你给我站住!你,你怎么能了解妈妈的心啊?你以为我生了这样的女儿,心里就好受吗?你站住!善宇啊!”善宇对母亲的高声喊叫不理不睬,走出了家门,来到院子角落的小屋前边,看望笑靥如天使般美丽,心地如天使般善良的妹妹银彩。“哦……哦。”每当看到小哥哥进来,银彩总是笑得很开心,如果有力气奔跑的话,她一定会跑到这个世界上自己最喜欢的人怀中去,可是很遗憾,银彩的腿连走路都费力。妹妹无法奔跑,小哥哥善宇就兴冲冲地跑到了妹妹身边,然后把比同龄女孩瘦小得多的妹妹抱起来,乐呵呵地转起了圈。“哎呀,让我看看我们的银彩重了多少啊?”银彩在善宇的胳膊中,高兴极了,乐个不停。尽管她不能笑出声来,可是她的笑容却总是美丽至极,不落一丝凡尘。已经十六岁了的银彩只能看懂漫画书中的图画,不识字。可善宇却不认为这有什么要紧的。银彩虽然不能歌唱,不能奔跑,不能发出笑声,可是银彩就是银彩,世界上最美丽最宝贝的妹妹。如果说,那个魔鬼母亲一生中做的唯一一件令自己满意的事情,就是为自己生下了银彩这样一个漂亮妹妹。此时,善宇像鸡妈妈张开翅膀一样,把瘦小的银彩紧紧拥在怀中,然后发誓似的,对无法听见声音的妹妹轻轻说道:“银彩,我们说好了,等哥哥长大了,一定要把你从这个沉闷的地方带走,让你尽情地看你喜欢的鲜花和小狗!等哥哥长大了……真的。”善宇真的希望如此,他想做到这些,想现在就把银彩从这个高墙监狱般的屋子里带走。善宇想让银彩在阳光下看她喜欢的花朵,小狗,小鸟,让她自由自在地生活。绝对,绝对不会因为介意别人的目光,就把她关在角落里,使她脸色苍白。只要高中毕业后两个人离开家生活就可以了。但是,这个计划永远都实现不了了。“为什么?”容熙问道。善宇声音苦涩地接着说:“我家着火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清楚银彩住的小房子到底如何起的火,成了一个不解之谜。但是,火着起来后,刹那间就吞噬了整个小房子,在房子里照顾银彩的保姆逃了出来,而银彩的房门是从外面锁上的,所以,善宇美丽的银彩最后烧成了漆黑一片,连尸体也辨认不出来了。“哥哥不让我看尸体,可我耍赖非要看,结果警察说烧成漆黑一片的就是我们的银彩,我告诉他不要撒谎,打断了他的鼻骨!然后,在举行葬礼那天,我买来汽油,把我家房子点着了!”容熙还记得,镇宇结婚那天自己问他为什么进精神病院时,善宇这样回答自己:“因为我把家里房子点着了。”这个故事是这么恐怖,而在容熙背后的善宇声音依然平静缓慢。容熙光是听故事,眼泪就已经止不住地往下流了,可善宇却淡淡地继续讲自己的故事。“举行葬礼时,我看到我妈的那副样子,简直难以忍受!是谁当初把银彩关在旮旯里,现在又在这为了礼义廉耻而假装伤心?把一切都烧了吧!这个狗世界!连那个不能说话,听不到声音,不能行走的不幸女孩都烧死了,你们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放火把家里点着了。结果没过多久就被发现了,于是我被判定为疯子,拖进了精神病医院。”善宇的声音,容熙肩后传来的善宇声音逐渐逐渐消失了。容熙发现自己的肩膀慢慢被水浸湿了,就把身子转向了善宇一侧,和她猜测的一样,善宇的双眼中满是泪水。他那宽宽的肩膀颤抖个不停,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男孩子是绝不可以哭的。容熙拥着善宇高大的身躯,轻轻拍着他的脊背,静静地说:“想哭的时候就哭出声吧,你出声哭,我也不会嘲笑你哭鼻子,不会向别人揭你的短。哭吧,善宇,哭也无妨!”善宇把头埋在容熙怀中,用掺着哭声的嗓音继续,继续说。如果他不说话的话,就真的会大哭起来了。“容熙,你知道吗?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不开口说话的。在看到烧得炭黑的银彩的一瞬间,我真的是无法说话了,真的是像银彩一样无法说话了啊。呜呜呜……多烫啊,那火!她应该找了我很长时间吧?呜呜呜呜,我们的银彩,我们的银彩啊……多可怜啊!”容熙把终于失声痛哭的善宇搂在怀里,亲吻着他的头发,额头,面颊,如同哼唱摇篮曲一般,反反复复地说:“没事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那时无能为力啊。没事了啊……没事了,善宇,现在没事了。”容熙一边说,一边用自己没断的那只胳膊抱住善宇的脸庞,看着他的双眸说道:“我们以后会幸福的!”“我和你,两个人以后一定会幸福的!所以,把以前的不快都忘了吧!好不好?”眼含泪花的善宇静静地凝视着同样眼含泪花,红肿着眼睛,却乐观开导自己的容熙,然后平静地,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们以后一定会幸福的!这是一种誓约。“不要一个人,不要哭泣,不要再撒谎过活,独自一人生活却假装并不辛苦孤独。我们以后一定会幸福的,你和我,我们两个人。”这一夜,病房狭窄的小床上,善宇躺在容熙怀中睡得很甜。他做了一个梦,梦到活着时从来没有出声笑过的银彩和自己,还有容熙,三个人一起放声大笑,多么幸福的一个梦啊。爱子手捧满满一束夏日玫瑰,来到了容熙的病房。最开始的三十秒里,两个女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爱子知道面对胳膊断腿折,住进医院,任何人看到都不会感觉好的容熙说“你好吗”的客套话确实有点别扭,但是她又不知道到底应该用自己半生不熟的韩国语说什么。是“你好吗”,或者“只是骨折,你没死真是太走运了”,再或者……“すみません。对不起,容熙桑。”最后,爱子选择了这几天一直在嘴边打转的道歉的话,以此作为第一句问候。爱子从哥哥口中得知容熙遭遇车祸的事情后,感到了深深的负罪感,无法入眠。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说谎,就因为这个谎言,善宇视为心脏的女人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爱子曾经绞尽脑汁地思考见面时说的话,但是当她看到容熙胳膊和腿都打上了石膏,惨不忍睹的模样时,嘴里滑出的第一句话却是“对不起”。“实在,实在对不起,对不起!”容熙看到曾经对自己坦白爱善宇的爱子出现在面前,即刻意识到自己也应该对她说点什么。“我也该对你说对不起。”容熙心说,对不起,我也喜欢,我也深爱你那么用心爱着的善宇。两个女人就这样冰释前嫌了。“从出生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说谎。我自己也十分讨厌那时的自己。善宇哥为此狠狠教训了我,腮帮子都快凹下去了。”这时,善宇在容熙背后冲着爱子直打手势,暗示她“不要讲”,可是已经太晚了。容熙现在虽然身处8月的酷暑之中,可爱子的话却宛如空调一般,带来了丝丝寒气。“打人?腮帮子都要凹下去了?打女人?”容熙用没有断掉的右臂请善宇的脑袋美美吃了一顿有威慑力的爆栗子。“你从哪儿学的对女人动粗啊?你怎么可以这样!”“那个时候,我找不到你,所以生气发火嘛!你不是也成天对我拳脚相加嘛!”爱子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奇怪的一对,刚才还爱得感天动地,转眼之间又幼稚地争论不休。“那,你们现在是不是‘大团圆’了?回到韩国就立刻结婚吗?”听到爱子的问题,并排坐在容熙狭小病床上的善宇和容熙一起扑哧笑了起来,回答道:“我们要营造一个大团圆结局!”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